您好!欢迎光临东营鑫旺化工有限公司网站!
化工制剂制造供应商
生产、加工、销售、研发
客户咨询服务热线
客户咨询服务热线:
0546-8219167
热门搜索: 工业助剂  解堵剂  煤尘  黏土  电镀材料  电镀
行业动态
您的位置: 主页 > 新闻中心 > 行业动态 > 两大化工央企融合加速

两大化工央企融合加速

作者:编辑    发布时间:2020-09-03 08:31     浏览次数 :


中国化工与中国中化两大央企化工巨头的重组,正在驶入加速道。
 
9月2日,在国务院新闻办新闻发布会上,身兼中国中化集团董事长和中国化工集团董事长宁高宁表示:“中国中化和中国化工两家企业的合并正在进行中,要经过内部的很多研究、程序。必要性很强,我们会积极推动这个事情。”
 
今年6月19日,整合了这两大化工集团农业业务板块的先正达集团中国率先诞生,而在不久之后,更大规模的重组整合正在酝酿,一家横跨中国化工行业全产业链的巨无霸企业——“中国神化”呼之欲出。
 
央企的合并重组是党的十八大以来中央推行的一项重要国有企业改革措施。近年来,国资委完成了南车与北车、宝钢与武钢、中国远洋和中国海运等中央企业的合并。
 
“去年‘南船’与‘北船’的重组完成,今年的重头戏则是‘两化合并’。在《国企改革三年行动方案》即将出台之际,两大化工集团的合并,是进一步深化国资国企改革,实现央企结构调整和产业升级,实现高质量发展的重要举措。”中国企业改革与发展研究会研究员吴刚梁告诉记者。
 
国企改革重头戏
 
中国化工与中国中化是中国化工行业的两大巨头,在实现集团层面的重组之前,两大集团的农业板块已经实现重组。
 
今年6月19日,先正达集团中国正式成立,这家公司由中化农业、先正达、安道麦等公司组建而成,包括植保、种子、作物营养和MAP及数字农业四大业务单元,是中国最大的农业投入品供应商与现代农业综合服务平台运营商。在中国拥有员工近14000名,2019年销售额达56亿美元。
 
具体来看,中国化工将持有的先正达股份公司100%的股份和安道麦A(000553.SZ)划转至先正达集团。同时,该集团受让中化集团旗下的农业板块的主要资产,包括中化化肥(00297.HK)、扬农化工(600486.SH)和荃银高科(300087.SH)三家公司股权。
 
实际上,“两化合并”的传闻曾多次传出,自2018年6月底开始,宁高宁正式兼任中国化工集团董事长一职,更是被外界解读为合并的“前兆”。去年9月2日,曾负责中海油与尼尔森整合工作的中海油集团原董事长杨华调任中国中化集团总经理,被认为是将会负责两家化工巨头的重组事宜。
 
依据公开信息,截至2019年,中国中化集团目前总资产约4993亿元,营收6255亿,中国化工集团总资产约8145亿元,营收约4717亿元,两者合并之后的总资产超过1.3万亿元,与中海油集团相当。
 
值得一提的是,两大化工集团从农业化工板块开始重组,涉及旗下多家上市公司之间的并购。由于上市公司依托于资本市场,市场化、专业化操作手段比较成熟。因此,重组过程中积累下来的估值、定价、资产交割、管理人员安排等方面的经验,可以为今后两个集团之间的重组提供借鉴。
 
“本轮国企改革强调‘专业化重组’,也就是说,央企合并不能简单地‘合并同类项’,不能搞行政式的‘拉郎配’,而是要用市场化、专业化的手段,包括资产重组、股权合作、资产置换、无偿划转、战略联盟、联合开发等方式,将资源向优势企业和主业企业集中。”吴刚梁表示。
 
央企改革加速
 
据新华社报道,6月30日,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委员会第十四次会议审议通过了《国企改革三年行动方案(2020-2022年)》。这也意味着有关国企改革的方案进入倒计时阶段,之前困扰改革的问题将会得到具体指引。
 
深改委会议提出,今后三年是国企改革关键阶段,要坚持和加强党对国有企业的全面领导,坚持和完善基本经济制度,坚持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改革方向,抓重点、补短板、强弱项,推进国有经济布局优化和结构调整,增强国有经济竞争力、创新力、控制力、影响力、抗风险能力。
 
在9月2日国务院新闻办新闻发布会上,中国建材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周育先表示:“三年行动计划在媒体上有很多报道,但实际上我们没有正式接到文件。”
 
“中国建材是国有资本投资公司试点,觉得很重要的一个问题,我们现在也正在做,就是怎么样能够真正从管资产转变成管资本,真正能够通过管股权,去实施国有资产的证券化、流动化。”他说,“能够通过流动使国有资本有进有退,进一步优化我们整个产业的布局和资本的结构。”
 
中国中化与中国化工所属的化工行业则是今年央企重组的重点行业之一。按照国资委年初的部署安排,今年要在持续推进瘦身健体中更加突出主责主业。同时,重点推进装备制造、化工产业、海工装备、海外油气资产等专业化整合以及煤电资源区域整合,研究启动炼化业务整合,继续抓好煤炭等去产能工作。
 
而在央企进行重组的过程中,一大难点就是人事安排的问题。“如果合并重组操之过急,会留下一些‘后遗症’,比如审批流程长,内耗严重,人浮于事等。”吴刚梁说,“某些央企在形式上合并了,但内部并没有达到深度融合,业务团队之间各自为政,甚至在市场上抢业务。”
 
同时,重组只是国企改革的一大部分而非全部,重组可以快速做大规模,提高国有资本的控制力和带动力,增强央企参与国际市场竞争的能力。但是,重组合并也可能形成行业垄断,影响国内市场的整体效率。
 
吴刚梁认为,在重组过程中,要注重发挥国有资本投资运营公司作为市场化、专业化资本运作平台的作用。

[返回]